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

   中山北路2299号2楼223室

电话:021-54580961

传真:021-64380676

联系人:刘先生

电子邮箱:gcich_sc@163.com


一家国际石油巨头的自我能源革命

来源:界面新闻    编辑:绿色化工信息网

【绿色化工网讯】八年前,诺基亚首席执行官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向员工们群发了一封邮件。

他在信中向下属们传达了一条令人不安的消息,在手机市场,公司的份额正被竞争对手们快速蚕食。埃洛普形容诺基亚当时的境况,就像站在熊熊燃烧的钻井平台上的人,要么选择跳进冰冷的海水里求生,要么在平台上等着被大火烧死。

故事的结局我们并不陌生。诺基亚最终没能力挽狂澜,在智能手机席卷全球的浪潮下,它的产品很快被消费者们遗弃。

现在,全球石油巨头们正面临着与诺基亚相似的潜在风险。

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品种正快速崛起,在这股被形容为能源革命的浪潮裹挟下,手机行业的故事被认为有可能在传统石油公司身上重演。

但戴尚亚(Dev Sanyal)显然不认为,他和同事们在未来的某一天需要从熊熊燃烧的“钻井平台”上跳海求生。他是英国石油公司(BP)主管区域事务的执行副总裁,也是集团可替代能源业务的首席执行官,已经在这家跨国石油公司工作了近30年。

谈起用于勘探海上石油的钻井平台,BP是地球上拥有这项资产最多的公司之一。在2018年财富500强榜单中,BP排名全球第八,是仅次于中石油、中石化和壳牌的石油公司。

在5月30日的一场媒体采访中,戴尚亚将能源行业正在发生的变化称为渐进式的演进,而绝非一场暴风骤雨般的革命。

他斩钉截铁地表示,“能源行业和通讯行业并不一样。”

戴尚亚当然了解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迅猛发展的态势,这一势头在他接受采访的所在地——中国,表现得尤为显著。中国已经拥有全球最大的风电和光伏装机规模,并且还在不断刷新纪录。

但站在整个全球能源体系的视角观察,对可再生能源的未来又会产生一些不同的结论。这也是戴尚亚保持乐观的原因所在。

BP每年都会发布《世界能源展望》报告,预测20年后的全球能源格局。

今年出版的报告为能源世界描绘了这样一幅渐进转型的蓝图:到2040年,石油仍将是全球最重要的能源品种,占到总份额的27%,当然,这一比例相较目前会降低七个百分点。紧随其后的是天然气和煤炭,可再生能源的占比则由目前的4%提高到15%,位居第四。

这份报告还提供了另一种快速转型的可能性。按照这项推演,到2040年,可再生能源将超越石油,成为全球最重要的能源品种,占比达到29%。

与此同时,全球的碳排放量将较目前水平减少近半,足以实现巴黎气候协定所制定的目标。这项四年前达成的全球性协议旨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从而将地球的气温升高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

渐进转型还是快速转型?

如果你把这个问题抛给负责编撰上述报告的BP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Spencer Dale),他会告诉你,任何针对20年后的预测都会被证明是错误的。就像被问及如何预测油价走势时,这位英国人会半开玩笑地回答说:“如果我有这种能力,就不用继续工作,而是躺在某个沙滩上晒太阳了。”

戴思攀想要表达的是,影响能源转型进程的因素众多,这使得预测未来困难重重。

其中颇为重要的一点,是能源企业选择如何回应气候变暖议题,以及是否会有更严苛的限排政策出台。

这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石油巨头们的未来命运。

在5月21日BP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与此相关的争论已初现端倪。这场会议上,投资者们提交了两份与气候变化相关的议案,它们的矛头都指向了管理层,要求公司在减排方面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在此之前,石油公司们面对的主要施压者是环保组织。现在,持有公司股票的股东们也成为了不确定性因素,这种变化无疑增加了石油公司采取更积极行动的迫切性。

在股东大会召开当天,BP董事长龙海歌(Helge Lund)特意发表了公开信,回应外界对于气候变化议题的关切。在强调公司坚定支持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行动的同时,他也表达了对股东所提交议案的不同态度。

来自“气候行动100+”(Climate Action 100+)的议案获得了BP管理层的背书。该组织由300余家投资机构联合而成,拥有超过33万亿美元的总资产,其目标是敦促所投资的企业实现能源转型。

BP是“气候行动100+”瞄准的100家全球巨头之一。该组织的成员共计持有BP约10%的股份,在它们提交的议案中,要求BP披露更为透明的公司碳排放信息,将高管薪酬与减排业绩挂钩,并且说明未来的投资计划是否与巴黎协定的目标相吻合。

另一份议案则希望BP能在碳减排上走得更远。在投资者组织Follow This拟定的提案中,要求BP不仅在自己的生产领域降低碳排放,同时控制其能源产品在消费端的排放水平。

BP曾承诺会持续降低公司自身的碳排放,但并不包含它销售的油气产品在使用时的碳排放。在BP看来,这么做意味着限制自己的产量。

根据路透社的数据,BP去年在生产端的碳排放由前一年的5660万吨降低至5440万吨,降幅约3.89%,但包括消费端在内的整体碳排放增加到了4.3亿吨,为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龙海歌号召股东们对第二份议案投出反对票,他称这项建议包含了BP无法控制的碳排放,制定此类目标也会削弱公司在未来实现能源转型的能力。

这位BP董事长坦率地指出,当国际油价保持70美元/桶以上的高位时,公司没有理由不继续生产和销售石油,并且还会希望自己的产量越高越好。

最终,BP管理层所支持的议案获得了超过99%的赞成票,另一项更为激进的议案只收获了不到9%的支持率。

BP承诺,今年晚些时候将披露其兑现巴黎协定所制定目标的详细计划和最新进展。该公司管理层在多个场合强调,其战略方向与控制全球变暖的大目标是相符合的。

新通过的议案将为外界提供一个机会,用以检视这家石油公司如何在能源转型的背景下自我革命,并平衡社会责任和商业利益之间的关系。

BP一直以应对气候变化的先行者自居。

早在1997年,该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官约翰·布朗(John Browne)曾在斯坦福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提醒气候变化的紧迫性,这是第一家作出类似表态的大型石油公司。

这种紧迫性在当下更为凸显,BP也正以更为活跃的姿态出现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而不仅仅固守于油气行业。

戴尚亚向记者们罗列了一串公司名单:英国最大的电动汽车充电公司Chargemaster、欧洲最大的太阳能公司Lightsource、中国电动汽车充电解决方案提供商电享科技。这些都是BP在近两年收购或者投资的可再生能源企业。

它们是BP能源转型计划的一部分。在低碳能源及技术方面,BP打算每年投资5亿美元。如果把这一数字与BP在油气行业每年动辄150亿美元以上的投资相比,多少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戴尚亚指出,不希望外界只用投资额的差异来看待两者,与可再生能源业务不同,油气业务的本质决定了它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在这些投入中,BP将相当部分的资源押注于天然气。它相比石油更为清洁、排放更低,被认为是能源转型期的重要过渡品种。

BP称,公司在2021年将投入使用的22个大型项目中,接近三分之二与天然气相关。目前,BP天然气板块占业务总量的约50%,较九年前高出十个百分点,到2025年,这一比例预计会超过60%。

BP如此重视天然气的原因,可在它出版的年度能源展望中找到答案。

这份报告预测,无论是渐进转型还是快速转型,在2040年的全球能源体系中,天然气的占比都将增长到26%这一水平,不像石油和可再生能源那样,有着非常大的不可预测性。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年代里,这可能是为数不多可以确定的事情了。

在那封致股东的公开信中,BP董事长龙海歌曾发出这样的感慨:尽管我们已经预知未来将发生一场能源巨变,却不知道它会何时到来,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那么,在此时此刻,我们该如何为未来制定计划呢?